AU Life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Tag Archives: tour

DC首都自行车共享

最近一段时间,华盛顿市内各游览区陆续出现了一些骑着鲜红颜色自行车的人,十分引人注目。有天在路上走,看见路边停着一排崭新的红色自行车,仔细一瞧,才发现这是一个无人看管的自行车出租点,每辆自行车上都印着“首都自行车共享” (Capital Bikeshare)几个字。在这个出租点,有个类似自动取款机的机器,上面写明租用自行车的价钱:如果是参加这个项目的成员,前30分钟免费,以后按时间长短收取不同的费用。 华盛顿市长芬蒂大力支持首都自行车共享项目 (照片:华盛顿市政府) “首都自行车共享”是华盛顿与周边地区政府联手创办的一个新项目,9月20日华盛顿市长阿德里安•芬蒂(Adrian Fenty)在正式启动该项目时表示,这是一个有利城市发展,让生活更健康,更有活力的项目,让游客有更多的选择。目前,在华盛顿市区已经有100个无人看管自行车出租点,在临近的弗吉尼亚阿灵顿则有14个点。加入这个项目成为会员的人已经超过1200人。项目的启动资金600万美元是由联邦政府运输部资助的,奥巴马政府鼓励地方发展节省能源的交通方法,运输部十分赞赏“首都自行车共享”的点子,对此大力支持。 美国是一个汽车大国,主要的交通工具是汽车,在民众的眼里,自行车根本不是交通工具,而是休闲健身的器具。周末休息的时候,夫妻双双或一家大小骑着自行车,花一两个小时外出转转,是十分常见的家庭休闲方式。也有不少自行车运动爱好者将骑车视为一项体能与技能的锻炼方式,购买专业的自行车与全套骑车服装,天天骑车锻炼,风雨无阻。这些人往往有自己的组织,常常数十人上百人一起结伴而行,颇有声势,引得路人侧目。 首都自行车共享项目的一个无人出租点 自行车虽然不是主要的交通工具,但在一些大城市里,也有一些人骑车上下班。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08年的统计(2008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约有0.55% 的人将自行车作为主要的上下班交通工具,也就是说,在每两百个上班族中,有一人是骑车上下班的。这个比例虽然很低,但相对前几年来说,已经增加了很多:骑车上下班的人,比2000年增加了43%,换言之,2000年时,大概每三百三十个上班族中才有一个人骑车上下班。我们办公楼的同事中,据我所知就有两人骑车上下班。我有一个好友家住纽约的法拉盛,多年来上下班就是骑车,一方面健身,一方面节省了不少汽油费。他对骑车乐此不彼,退休后回上海定居,每天还骑车十几公里,成为“骑众网”的一个小斑竹,与一帮爱好骑车的狐朋狗友们一起玩乐,越活越年轻。 受金融风暴的影响,这几年美国的汽车销量大减,自行车的销售虽然也受到打击,但下降幅度不及汽车销量,所以去年第一季度美国的自行车销量在几十年内第一次超过汽车销量,该季度厂家卖出了260万辆自行车,汽车的销量则为250万辆。 骑车族虽然不是上班族的主流,但他们的骑车权益与行人的步行权益一样,得到政府与各方的保护。在人口密集的地区,大都建有各种自行车与行人专用的步道系统(Trail System),只供行人与自行车使用,这个步道系统基本上由大大小小的公园及绿地连接起来,在步道中骑车、行走,既可欣赏两边的植物花卉,又不必担心汽车快速通过带来的危险,十分安全。首都华盛顿地区以及周围的马里兰、弗吉尼亚的步道系统在全美来说是比较完善的,如果从华盛顿市区出发,可以沿着步道一直通到北面的巴尔地摩,绵延几十公里。这个步道系统是美国东部地区一个更大步道系统“东海岸绿色通道(East Coast Greenway)”的一部分。“东海岸绿色通道”全长近五千公里,北至缅因州,南至佛罗里达,其中约1200 公里的道路禁止汽车行驶。可以说,步道系统是步行者以及骑车者的天堂。 佩卡姆在检查运抵加纳的旧自行车(照片:Tricia Todd) 自行车在美国虽然不是主要的代步工具,但年销售量也高达上千万辆,其中旧车淘汰率很高,不少旧车性能还很好,因此有不少公益组织将旧的自行车收集起来,运送到非洲、拉丁美洲、亚洲等地区,帮助那里有需要的人。如“自行车造福世界”(Bicycles for the World)和“乡村自行车工程”(Village Bicycle Project)等非营利组织的志愿人员首先在美国收集旧自行车,然后运往国外,以低廉的价格卖给需要自行车的人。事实说明,一辆自行车能为改善人们的生活发挥很大的作用。戴维·佩卡姆(David Peckham)自创建“乡村自行车工程”以来,已向海外运送了36000辆自行车,同时还举办自行车维修训练班为5500人提供了训练。 美国自行车爱好者联盟(The … Continue reading

November 18, 2010 · Leave a comment

华盛顿DC建筑博物馆

华盛顿建筑博物馆现在正在举办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著名建筑师帕拉迪奥的著作版本和作品模型展。在中国,除非你的专业是艺术特别是建筑类,你可能知道文艺复兴,听说过达芬奇、米开朗琪罗和拉菲尔等文艺复兴三杰的大名,但是知道安德列亚•帕拉迪奥(Andrea Palladio)的人恐怕不多。而在美国,哪怕你真的不知道这个名字,但是一定见过帕拉迪奥式建筑风格的房子。 帕拉迪奥式是唯一以姓氏命名的古典建筑风格。它汲取了古希腊和古罗马建筑的庄重和谐,以严格对称为特点。在美国我们所看到的帕拉迪奥式建筑,不管是首都或中心城市的宏大殿宇,有钱人家的别墅豪宅,还是城市乡间的普通民居,大多是从这位16世纪意大利著名建筑师的原始风格演化而来,具有庄重的门廊,前立面对称和谐,带有三角形或卷状门饰,间或也有仿著名的帕拉迪奥圆厅别墅的拱形屋顶。 帕拉迪奥的圆厅别墅(Wiki/Marcobag) 和其他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不同,帕拉迪奥出身微寒。父亲在意大利威尼斯共和国帕多瓦乡下开磨坊,帕拉迪奥长大学会了石匠和泥瓦匠手艺,来到维琴察谋生。在帕拉迪奥三十出头的时候,维琴察贵族、人文主义者特里希诺(Trissino)伯爵重修他的别墅,发现为他工作的帕拉迪奥才华出众,于是鼓励他学习文学艺术、古罗马建筑和科学,教他拉丁文、数学和音乐,同时把他带进维琴察上流社会,还以希腊胜利和智慧女神雅典娜的名字(Pallas Athene)给他改名Palladio(他原来的名字是Andrea Gondola)。之后帕拉迪奥还受到威尼斯巴巴罗家族和其他世家的帮助和引荐,学习钻研维特鲁威(Vitruvius)的《建筑十书》,考察古罗马经典建筑,继威尼斯画派大师桑素维诺之后成为威尼斯共和国首席建筑师。在他逝世前十年出版了《建筑四书》,总结了古典建筑理论和他自己的创作实践,成为对西方近现代影响最大的建筑师。 帕拉迪奥的代表作品有维琴察兼具法院和社交功能的巴西利卡大厅(Palladian Basilica)、基耶里卡蒂宫(Palazzo Chiericati)和威尼斯马焦雷教堂等。使得帕拉迪奥和维琴察至今享有盛名的是他在维琴察及其周围留下的乡间别墅。帕拉迪奥先后为当地有影响的人家建造了大约30栋别墅,其中7栋要么被毁要么后来被改造得面目全非,4栋没有完工,还有两栋根本没有建造或不知所终,现存的有17栋,其中最有名的是前面提到的圆厅别墅。 弗吉尼亚大学的圆厅会堂(UVA) 帕拉迪奥的建筑风格先后流传法国、德国和英国等欧洲国家。当18世纪英国再次流行帕拉迪奥式建筑的时候,它的影响远渡大洋来到美国。华盛顿、杰斐逊等人都热衷于这种以对称和庄重彰显共和国法治精神的建筑风格。在美国,很多老式的县政府(往往和法院在一起)大楼采用帕拉迪奥风格,白宫(那时候还只叫总统府)南面的四根廊柱和三角形门饰是典型的帕拉迪奥,杰斐逊不但爱读帕拉迪奥的《建筑四书》,还以此为蓝本建造他的庄园蒙蒂塞洛,为亲手创办的弗吉尼亚大学设计了端庄朴素的圆厅会堂。 华盛顿的国会大厦、最高法院大楼和众多政府办公楼都可以看到帕拉迪奥的影响。走到大街小巷。特别是到保存了老式建筑的社区例如亚历山德拉等地,随处可以看到帕拉迪奥别墅建筑的小型缩影。如果开车到弗吉尼亚或者马里兰的乡村去,无论新旧都可以看到典型的新帕拉迪奥风格民居,当然绝大多数规模不能和维琴察四周的豪宅相比。 清华大礼堂(/Wiki/McNamara) 值得一提的是,弗吉尼亚大学建成之后,美国有多所知名大学在建设校园的时候,纷纷模仿杰斐逊为弗大设计的圆厅会堂,包括杜克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莱斯大学、范德比尔特大学、麻省理工和耶鲁大学等,而北京清华大学在1917年建成的大礼堂,除了门廊略有不同之外,几乎就是弗大圆厅会堂的翻版。 前不久周末郊游,在欣赏满山红叶秋色的同时,也拍了一些美国乡间帕拉迪奥风格的民居,放在后面与大家分享。以后有机会再次游览意大利,一定到1994年被联合国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帕拉迪奥的城市”维琴察去亲眼看一看这位世界建筑史上的传奇人物的第一手作品。 (照片除署名外均为Jianan摄) 帕拉迪奥的Valmarana别墅(Wiki/Haros) 位于弗吉尼亚州温切斯特市郊的一栋民居 我去远郊果园摘苹果,果园对面的一户农民的房子 弗吉尼亚州Middletown博物馆 摘自 雾谷飞鸿 http://www.america.gov/mgck/

November 16, 2010 · Leave a comment